• 美国日新增15万感染者返美留学生为何把机场堵了?
    发布日期:2021-08-21 01:02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T2航站楼的出发大厅,留学生的队伍排了近千米长,绝大部分留学生的目的地是美国。

  与赴美留学生人流量增大相对应的则是赴美机票的涨价,由于航班数量因为疫情原因有所减少,赴美的经济舱机票涨到2-3万元,六台宝典图库管家婆四不像图!商务舱更是达到7-10万元。

  在机场出现大批留学生和送行家长排队拥堵的情况后,8月18日上午,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表示,已经优化办理流程、开足柜台,值机效率大为提升。

  与此同时,美国新冠疫情日新增病例接近15万人,有极端观点认为,此时留学生大批返美,会增加感染风险,如果美国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留学生们会不会再排着队回来?

  在全球疫情带来的世界环境不稳定的状态下,也有观点认为,此时选择出国留学的学子是否理性清醒?出国留学是否还是当下毕业生的最优选择之一?

  看着机场拥堵的新闻,部分网友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其实大家都忽略了留学生面临的尴尬困境。

  通过不少媒体拍摄的视频可以看到,在8月中旬,上海浦东国际机场T2航站楼出现了留学生返美高峰。

  据了解,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作为国际航空枢纽,自2020年疫情防控以来,一直是国家重要门户口岸之一,承担了全国近三分之一的出入境航班和客流,也成为了全国各地留美学生出发赴美国的优先选择地。

  与此同时,国内疫情导致的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关闭,其他地区相继暴发的疫情,使得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不得不承担更大的运输压力。

  据了解,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出发赴美的直飞(或经停)航空公司,除东航外,还有国泰航空、美国航空、美国联合航空、达美航空、加拿大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

  张风的女儿计划于8月16日乘坐国泰航空CX367次航班经香港中转前往美国纽约,飞机是13:25起飞,一家人早上6点便抵达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一年里,我给女儿买过三次赴美的机票,前面两次航班都取消了,这次花了两万多块钱,价格还算可以承受。”张风说。

  “人虽然很多,但是秩序还不错。”张风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机场现场的确出现大批留学生及家属拥堵的情况,由于疫情防疫政策要求,学生们需要准备大量的材料,这让值机的时间大大延长。

  因中转地、目的地相关入境政策叠加疫情政策要求,值机时需要核验材料也相应增多,包括各类证明材料、入境文件、中英文核酸检测报告等,这些都需要核验并一一输入电脑,导致旅客值机时间较平时上升,原先办票值机仅需2分钟左右,现在平均每名旅客需要7-10分钟。

  由于多个经停香港赴美的航班起飞时间间隔为2个小时左右,造成了出发旅客叠加的情况。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从值机到安检再到海关,都承载了巨大的压力。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地服营运部副总经理龚新勇多次劝导旅客,不需要焦虑,按照往常提前3-4个小时到机场办理值机来得及。但事实上,由于机票紧张,留学生返校意愿强烈,大家还是选择早早来到机场等待。

  龚新勇对新闻媒体表示,现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在严格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通过采取提前开放值机柜台、加开值机柜台、增设排队缓冲区、加强现场秩序维护等举措,最大限度提升值机办票效率。

  目送女儿通过闸门,张风的手机推送显示,美国当日新增新冠疫情病例超过了15万例。

  “好几拨学生在同一时期返美,再加上国内国际疫情的影响,机场的拥堵是必然发生的。”马里兰大学教育学院人类发展和量化方法系助理教授刘飏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2020年初,刘飏结束假期从北京回到马里兰,很快疫情暴发,学校停课。时至今日,他所有的教学活动都是在家通过网课形式进行的。

  今年,几乎全美的高校都发通知表示,8月底到9月中将陆续恢复课堂教学,即便是疫情形势仍然严峻,但高校等不起了。

  对此刘飏认为,美国的高校选择开学一方面是因为不少课程需要在学校通过高水平实验室等方式进行,另一方面则是美国高校面对庞大的日常开支,在没有学生在校的情况下收支平衡出现了问题。

  “宿舍、食堂、商业活动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这方面基本没有收入。”刘飏所在的学校不仅暂停了教师们每年一度的涨薪,校长还带头降了15%的薪水,这些都能看出学校在维持中的艰难。

  不少家长不愿意为孩子的在线课程支付全额学费。公开信息显示,如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等大学的学费分别在4.9万美元和6.1万美元之间。即使学生不在学校不用支付食宿费,许多大学仍然强制收取数千美元的额外费用,以维护校园基础建设。

  针对中国留学生的问题,刘飏表示,这里面情况比较复杂,由于在2020年疫情暴发初期,特朗普政府暂停了赴美签证,直到拜登政府上台才逐步放开,也就是说基本上绝大部分2020年应该赴美接受教育的中国留学生都没有来。

  “理论上,学生不能到校是无法注册学籍的,但美国高校基本上都给予了这些学生在线注册学籍的方式。所以,不少中国留学生是在家里,接受了一个学年的网络授课教育,但是从效果上看,显然是不如在课堂中理想,更谈不上感受西方文化和融入生活。”

  此外,虽然疫情暴发,但是正常的留学申请并未中断,在2020年冬天选择留学申请的中国留学生,大部分都在今年春天拿到了录取通知书。

  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称,据应用平台“通用申请(CommonApp)”的数据显示,与去年相比,今年中国学生的申请量减少了18%。鉴于与前一个周期相比,美国大学在本周期的国际学生申请量增加了9%,因此中国学生申请量的下降显得尤为明显。

  今年3月,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简称ICE)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度,美国境内共有国际学生125万人,其中,在美中国留学生数量为38.25万人,虽然比2019年减少约9万人,但中国学生仍然是美国国际生来源第一大国。

  据美国商务部估计,2019年,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440亿美元。按照最大中国留学生数量占比推算,中国留学生的生活费和学费支出约为159亿美元。

  “虽然我们学校中国留学生数量没有减少,但是从整体上看,中国留学生人数下降是会影响部分学校的财政收入的。”刘飏说。

  不少准备在本月返美的中国留学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自己之所以没有选择提前返美,有两个原因,一是对美国当地的疫情防疫工作没有信心,二是签证迟迟没有拿到。

  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美国针对于留学生的“赴美禁令”一直没有放开,直到今年4月26日,美国国务院表示,从8月1日开始,留学生将无需在第三国隔离14天,可以从中国飞往美国入境,同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全面恢复了学生签证的业务。

  根据官方数据统计,美国今年4月为中国大陆留学生签发了321张签证。5月份,签证数量上升到了23066张,翻了70多倍。而到了6月份,数据继续提高,33,896名中国学生拿到了签证。短短两个月时间,发出了近6万张签证。

  “去年没去的,今年要去的,再加上在疫情暴发初期或之前返回中国休假的留学生,在8月底到9月初之前,这三拨来自中国的留学生都要集中抵达美国完成注册,不然都将无法完成在美的学业。”刘飏说。

  很难确切统计,这三拨从中国出发前往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总数是多少,但在今年8月1日后,机场集中出现大批留学生返美恐是必然发生的情况。

  刘飏所在的专业研究生中,共有30余名国际留学生,其中中国留学生占比接近一半,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些学生基本已经回到了学校,准备即将开始的新学期。

  “作为一名教育者,我的确认为到校教育要比网课有价值和有效果,但基于美国现在的疫情,我也十分担心未来学生到校后的安全情况。”刘飏说。

  这两天,23岁的巴朗,没有出现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排队的人群中,不是因为他错过了航班,是因为他错过了两年。

  2019年底,北京大学毕业的巴朗选择申请了一所美国大学数据科学方向的研究生。2020年春天,他顺利拿到了录取通知书,但波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几乎是同期到来。

  很快,航线熔断,签证中止,巴朗明白了,2020年自己是不可能前往美国读书了,虽然那所大学为巴朗提供了上网课的机会,疫情暴发期间,巴朗可以通过学校的注册接受网课教育,但巴朗选择的是与就业直接挂钩的专业,仅通过网络授课,他将错过学业中重要的环节,也无法最终在美国寻求就业的机会。同时,即便在一年的学业结束后可以拿到学位和学历,他也认为这一年几十万人民币的学费交得有些冤枉。

  他决定放弃注册学位的机会,重新申请2021年的学校。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巴朗的托福考试被一次次地取消。最终,他错过了在2020年底重新申请出国留学的机会。

  在这段巴朗认为十分“囧”的阶段里,他先后谋求了两份工作,均不理想,让他坚定了出国留学的决心。

  于是,他决定离职,继续报考托福,在今年底重新申请学校,争取明年可以留学成功。

  当问及巴朗的赴美求学的执念时,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首先是认为如果没有这一段学习经历,自己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即便它可能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般美好,但也是拼图中重要的一块,只有拼上了才会知道自己最终要怎样选择。”

  更重要的则是,因为疫情错过的这两年,巴朗和很多有着相同经历的年轻人,在国内面临一个尴尬的境遇。

  由于优秀企业和工作机会的校园招聘,都是在毕业前一年的秋季,在那个时候通过校园招聘,才能以应届生的身份进入职场。但由于留学计划,大批学生错过了校招的机会,结果就是即便是因疫情无法出国留学,也无法以应届生的身份进入优秀的企业。

  除了应届生以外,更多企业的岗位职务招收吸纳有资源有经验的从业者,但这都是如巴朗这样事实上的“应届生”不具备的,那么他们将注定无法获得自己心中理想的工作和职业。

  有观点认为,毕业生选择出国留学是对就业的一种逃避,随着“海归”人数越来越多,竞争优势不再有曾经突出,还会对家庭造成高额的经济支出。

  于是,不少人这些天在社交媒体上抨击返美留学生,认为他们没有家国情怀,没有文化自信,巴朗认为,“当他们不在这个特殊的处境上,是无法理解我们的动机和目的的。”

  和巴朗这样极端的“囧途”不同,更多选择赴美的留学生要么已经上了一年的网课,不愿放弃学业,要么认为留学读书是一个增长阅历增加理解的机会,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是愿意出去走一走,尽可能地多学一些知识。

  “留学,更重要的还是去学习,目的地是美国还是津巴布韦,更重要的还是看是否有优秀的教育资源可以匹配自己对未来和学习的要求。”

  事实上,美国的高等教育,尤其是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相关学科上,依然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相比美国传统优势学科如商科与管理等专业方向,STEM学科如今对于国际留学生的吸引力大幅提高。

  从此前ICE发布的数据可以看出,最受赴美留学生喜爱的五个专业分别为,商科与管理、第二外语、计算机科学、计算机与信息科学、电气与电子工程。这五个专业的赴美留学生人数约为33.4万,其中有接近一半的学生选择了STEM相关学科。

  拥有国际学生最多的前五所美国大学分别为,东北大学、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南加州大学和伊利诺伊大学。

  至于美国目前的疫情状况,巴朗是这样看的:“有这么多人和我一起,大家都不害怕,我有什么理由害怕呢?”

Power by DedeCms